【日】田中秀臣
  中國國家統計局上月公佈的經濟數據顯示,2014年度第1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增幅跌至7.4%。GDP增速放緩、樓市不振,種種跡象不禁讓人聯想到23年前日本泡沫經濟崩潰時的情景,甚至有人斷定“中國將像當年的日本一樣全面崩盤”。
  我個人並不同意中國經濟崩盤論,當前的中國經濟與23年前的日本有很大差別。中國的GDP增長率雖有所下降,但仍具有極大增長潛力。而1991年日本泡沫經濟崩潰時,日本的經濟高速增長期早已結束,GDP增長緩慢。
  上世紀80年代,日本國內對經濟的預計過於樂觀,這導致股票和房產價格暴漲,脫離了實體經濟,市場上產生大量泡沫。日本當時的經濟發展很大程度上受到國際石油價格低位等外因推動,但那時的日本擁有世界最尖端技術,這使得日本人產生了“日本是世界第一”的幻想。同時,日本政府採取銀行保護政策,銀行大量向外貸款,助長了泡沫的膨脹。但隨後政府因害怕泡沫繼續膨脹,突然大幅度收緊金融政策,再加上海灣戰爭爆發導致國際石油價格飆升,日本經濟陷入長期的不景氣。國際社會都在擔心中國重走日本當年的老路,但我相信,即使中國面臨泡沫經濟崩潰的風險,只要採取恰當適度的經濟對策,完全可以應對難關。
  當今中國社會也存在諸多問題。比如中國的城鄉差異較大,長期的經濟減速可能導致社會不安定。日本社會的收入差別較小,若問日本人“你屬於社會哪個階層?”大部分人都會說“屬於中層”。正是這種“眾人皆中層”的意識使日本經濟雖長期低迷,但社會一直比較穩定。
  近年來,中國的農村廉價勞動力由過剩轉為不足,出現了“民工荒”的現象,這使中國喪失了生產成本低廉這一國際競爭力的源泉。包括日本在內的外國企業紛紛將工廠遷至更加便宜的東南亞。這種經濟現象就是著名的“劉易斯轉折點”。
  為儘快渡過這一轉折點,必須進一步優化中國市場。例如,中國的民間智慧和發明遲遲得不到有效保護,這將嚴重阻礙中國經濟的長期可持續發展。保護知識產權是幫助中國走出廉價勞動力不足困境的關鍵。
  同時,中國與日本一樣,在經濟調控上過度依賴政府的財政政策,政府無謂浪費的投資項目過多。中國應逐漸將調控經濟的中心從政府的財政政策轉向央行的金融政策並實行自由浮動的匯率。
  希望中國能從日本當年的失敗中汲取經驗教訓。日本銀行當年為了防止再次產生經濟泡沫,過度收縮金融政策,使得日本的經濟陷入長期低迷。因此,不能因為害怕泡沫而過度壓低經濟。即使中國的泡沫經濟出現崩盤跡象,只要中國政府採取適時適度的金融政策,可以將這段艱難時期壓縮到最短。日本近年的金融複蘇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日本政府逐漸放寬了經濟政策,經濟立刻重現了生機。
  中國經濟今後的增長速度或將放緩,但若中國政府採取得當的財政金融政策,中國經濟在今後10年仍能保持5%-7%的GDP增長率。▲(作者是日本早稻田大學講師、上武大學商務信息學部教授)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陳柏宇

dqhgggoz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